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English
活动报道 | 图片报道 | 通知公告 | 诗歌节简介 | 诗人档案 | 诗歌精选 | “金藏羚羊奖”获得者 | 聚焦青海湖国际诗歌广场 | 诗咏青海 | 诗歌集 | 历届诗歌节 | 大美青海
现在的位置: 青海湖国际诗歌节诗歌精选
让我们牢记高原的云光日影
来源: 西宁晚报
发布时间: 2013-08-08 09:38:39
编辑: 李娜

  母亲们的手

  ●吉狄马加

  彝人的母亲死了,在火葬的时候,她的身子永远是侧向右睡的,听人说那是因为,她还要用自己的左手,到神灵世界去纺线。

  ——题记

  就这样向右悄悄地睡去

  睡成一条长长的河流

  睡成一架绵绵的山脉

  许多人都看见了

  她睡在那里

  于是山的女儿和山的儿子们

  便走向那看不见海的岸

  岸上有一条美人鱼

  当液态的土地沉下去

  身后立起一块沉默的礁石

  这时独有一只古老的歌曲

  拖着一弯最纯洁的月牙

  就这样向右悄悄地睡去

  在清清的风中

  在濛濛的雨里

  让淡淡的雾笼罩

  让白白的云萦绕

  无论是在静静的黎明

  还是在迷人的黄昏

  一切都成了冰冷的雕像

  只有她的左手还漂浮着

  皮肤上一定有温度

  血管里一定有血流

  就这样向右悄悄地睡去

  多么像一条美人鱼

  多么像一弯纯洁的月牙

  多么像一块沉默的礁石

  她睡在土地和天空之间

  她睡在死亡和生命的高处

  因此江河才在她身下照样流着

  因此森林才在她身下照样长着

  因此山岩才在她身下照样站着

  因此我苦难而又甜蜜的民族

  才这样哭着,才这样喊着,才这样唱着

  就这样向右悄悄地睡去

  世间的一切都要消失

  在浩瀚的苍穹中

  在不死的记忆里

  只有她的左手还漂浮着

  那么温柔,那么美丽,那么自由

  在高原看太阳升起

  ●风马

  那些荒山秃岭被夜幕伪造的森林拥抱了一夜

  那些冰雪田原被狂风演奏的长笛歌颂了一夜

  后来太阳的车辇驶来了它无声地

  突然就让黄土和苍白的冰雪裸露在一个早晨

  雄鸡在夜半已啼哑了喉管

  牧羊人的红缨鞭僵硬如蛇

  可是太阳毕竟赶着羊群出发了

  她趟过冰河爬上高高的山冈

  太阳升起庄稼地里的招魂师

  让热的汗流进龟裂的田埂一侧

  醉倒的是春天是一簇簇新草

  太阳升起这一轮巨大的光团

  从此播射在少年的眸子深处

  仿佛一枚孕育怪诞孕育神奇的果子

  果洛:回忆或梦

  ●班果

  那些青绿的山峰和白雪的山巅

  是少年或是老者的头颅

  我独自一人

  与它们交头倾谈,变得激动

  或更加深沉

  大气中的一个城堡

  早为我开启了接纳之门

  在那里

  语言是与冰峰的水滴同时诞生

  而历史仿佛牧草一般青绿

  舞蹈的仙子和歌唱的男神

  他们同样的发辫

  织就着部落纵横的众多水系

  我曾趟过那些水系

  在一条河边我沐浴过周身

  彻骨的冰凉使我有再生之感

  另外的源头,我却难以辨清

  是海子还是最美的眼睛

  另外的山脉,我却难以回忆

  是阿尼玛卿还是

  一截舞蹈家俯卧的优美身段

  光的居住之处

  我却像阴影一样遁去

  透明得令人晕眩的神的故地啊

  我终不配

  以一个俗人的内心与它对话

  果洛风掠去了欲望的羊群

  现在我是如此贫穷

  敲打着肋骨,吟唱着果洛谣曲

  

  ●肖黛

  雪--出没悲情剧目。

  爱情为最高度

  以无形之形的舞蹈

  仰望荒郊野地的优势

  也让善良之内的声音

  吻合冰冻期间的宁静

  此刻,山脚下的隐痛。

  一束胡杨的身骨

  以零星的冷笑

  表达对隆冬的抵触

  就如同爱情并不复杂

  好像回到每个人的家

  案头,一卷传记

  对着那人无声地痛哭

  气温猛然下降而泪水洁白

  自然的事

  ●耿占坤

  秋天不为猎手的热情期待提前到来

  不会沉醉于农夫的虔诚祭献

  也不为新生仓鼠的惶惑放慢脚步

  疼痛的感觉与伤害无关

  雨水降落之后,土地的毛孔自然收缩

  野菊花把最后的忠贞献给西风

  落叶不在树下,落叶被收集到山谷

  它根本无视少女的忧伤

  诗人的呻吟,蜜蜂的哀怨

  雨停之后

  流浪者的黄昏自然会点亮故乡的星盏

  舅舅的青海湖

  ●梅卓

  中秋的月亮曾团圆了千万个家庭

  中秋的月亮也使我们分离

  舅舅你从未想过会这么快吧?

  孩子们仍然不能自立

  你却忍着疼痛

  这么快就割舍了自己

  你曾说你喜欢安静

  人声鼎沸的城市不是你久居之所

  如今你早早了却心愿

  面向青海湖

  独自躺在幽远的山冈

  青海湖那咸涩的气息呵

  犹如你咸涩的一生……

  希望还没有长出果实

  安慰也不是那么牢靠

  梦的翅膀尚在伸展

  你已疲倦

  沉重的心脏再也不能承载

  这缺少什么,舅舅?

  幼年痛失母爱

  少小离家就再也没有回去

  马背上流浪的童年

  寺院里认字的沙弥

  唉,生命缺少芬芳……

  唯一的妹妹举着酥油灯盏

  两眼红肿祝愿你一路走好

  而我不曾为你著过一字

  舅舅如今我的字里行间

  弥漫着你晚年的哀伤

  青草又一次枯黄

  风也凉了

  舅舅愿青海湖蓝色的火焰

  温暖你寒冷的骨骼

  愿蓝色的幸运和福气

  充满你秘密来世的路上

  我终于赶上了那群人

  ●马海轶

  在德龙草原,在布哈河上

  我终于赶上了那群人

  或许,我还可以超过他们

  他们出发得很早

  那是黑夜

  那是还没有历史的古代

  他们走得飞快

  快过了石羊快过了鹰

  有时速度就像闪电

  他们不知疲倦

  因此不会停下来

  不会散坐在野草繁茂的路边

  他们总在我的前边

  扬起阵阵灰尘

  在灰尘里,花开又花落

  在不知道方向的岁月里

  我追赶方向

  我追赶那群人

  当他们在德龙草原

  在布哈河边第一次扎下帐篷时

  我终于赶上了他们

  或许,我还可以超过他们

  但我看见的

  却不是他们

  湟水

  ●周存云

  这是从高原走来的河流

  在青海之东

  她穿越了370多公里的生命历程

  养育了众多的村庄之后

  汇入一条更大的河

  她始终像母亲那样关注我

  陪伴我幼小的日子

  直到把我推向成熟的生活

  在河湟广阔的田野

  我突然觉得

  自己就是一朵生长的葵花

  是众多种子中的一颗

  淡黄的菊花玫瑰色的大丽花

  盛开宁静的秋天

  使我小小的庭院充满生命的光辉

  至今我依然清楚地记得

  那个时代酸楚的农业

  苦难就像一块块补丁醒目地

  布满母亲的衣袖

  许多不知名的夜晚想起她

  我就会有一种潮湿

  一种潮湿中升起的疼痛

  我的母亲般的河流啊

  有多少苦难

  就有多少流淌的希望

  当生命的车轮留下粗重的经络

  你家园般的恩情啊

  总让我产生莫名的感激

  青海的天空

  ●撒玛尔罕

  在青海,伸手就能摸到天空

  就能摸到天空纯粹的蓝

  摸到一种轻盈和舒缓

  譬如云:轻轻飘来就在脚下

  轻轻细语不可吵醒的一种静谧

  一种无处不在的绽放

  一尊石头的沉默

  一段弥漫的颂辞

  而我知道:宣礼声一定抵达天堂

  在青海,一滴垂悬的蓝

  纤尘不染

  展翅的雄鹰缓缓掠过头顶

  一团白云变幻着姿态

  悄无声息之间

  清澈的浪花化作漫天真言

  在青海,天空的那种蓝

  不是海湖的蓝,不是眼睛的蓝

  是众人伏地长拜的蓝

  是胸腔里捧出虔诚的蓝

相关新闻↓
    [ 返回首页 ] [ 打印 ] [ 进入青新论坛 ] [ 关闭窗口 ]
 
·大美青海 诗意高原——聚焦第四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
[08月08日]
·给世界的惊喜与感动——写在国际诗歌节开幕之际
[08月08日]
·2013青海湖国际诗歌节:从高原走出的诗歌盛宴
[08月07日]
·第四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
[08月07日]
·吉狄马加:青海湖国际诗歌节成为世界第七大诗歌节
[08月07日]
 
 
友情链接  
中国诗歌网
中国诗歌库
青海民族文化网
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ICP证青B2—200400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