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英文版入口
 
活动报道 | 图片报道 | 通知公告 | 诗歌节简介 | 诗人档案 | 诗歌精选 | “金藏羚羊奖”获得者 | 聚焦青海湖国际诗歌广场 | 诗咏青海 | 诗歌集 | 历届诗歌节 | 大美青海
现在的位置: 青海湖国际诗歌节诗人档案
庞 培
来源: 青海新闻网
发布时间: 2012-12-07 16:37:46
编辑: 王海莲

  庞培,1962年12月出生在长江中下游段的江苏江阴,1977年初中毕业,开始写诗、小说、散文。已出版散文集《低语》《乡村肖像》《五种回忆》《少女像》等九部。被誉为90年代“新散文”代表之一。有自印诗集多种问世。作品获1995年首届“刘丽安诗歌奖”、1997年“柔刚诗歌奖”。参加北京《诗刊》社举办的1998年“第十四届青春诗会”。部分作品被译成英文、法文。现居江阴。

  论 文

  人类曾经在自然中获得过无穷无尽的智慧,然而,在今天,这种往昔的荣光已近于枯竭,已经面临最新乃至最后的挑战。智慧有时不是技术层面的,而是心灵本身。人们很难再面对一大片村庄(乡野沃土)被迫迁移时无动于衷。自然,在较为世俗的角度意味着我们的先人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那片土地。今天,说人与自然已经越来越远,越来越疏离乃至隔膜是在说人与他们的过去之间,已经变得陌生。《圣经》上说:“人是尘土,必归于尘土。”普鲁斯特说:“一个人全部的幸福不过是他能够时常回到他的过去。”我们的传统里有“叶落归根”之说。这些都是在诉说一个相似的对于生命原初的感情。有时,我们可能比较容易容忍一个人成年后失败的婚姻或爱情经历——这在当今中国已经越来越普遍——但却无法接受他从未有过较为像样的幸福的童年。而在诗人眼里,幸福的童年离今天的中国孩子们已经越来越远!

  1995年,我乘火车去广州,途中看到一条标语:“要在春季掀起计划生育的高潮!”

  先前,我曾想举沃尔科特或者艾米莉·狄金森的一首诗来深入这个关于自然与人的话题。随后,我联想起西方历史上那个黑暗而著名的中世纪。人类正欲进入一个形态不一更为复杂的新世纪。但我想诗人或哲学家们世世代代的努力并没有白费,他们的睿智之言已经被刻写在新世纪的门楣上。

  “全部的哲学,已写在这本持续打开在我们眼前的大书里(我指的是宇宙)。”1634年,伽利略如是说。

  

     诗 观

  诗歌是最后留下来,秘而不宣的抗争。但诗的抗争又包含了静谧的泪滴,温柔的舐舔、无声的会面。诗人总是留在事物的末端,是一场风暴过后最初趋于平静的水面,水面银色的波纹涟漪。

  也许,与其说抗争不如说是躲藏,与其说躲藏不如说是消失。诗正是别离的背影最后到场的那种空白,人们对着那一块空白之地喃喃自语。奇迹正在于此:诗在我们成年以后能够跌落进幼年。诗是到达时转身离开——也许不再走动,但又笔直向前——也许迎接,但却拒绝——也许言说,但是缄默……

  伟大的诗,如同不肯、不能、不愿、不可轻易吐露的爱情。

  诗人为了找到一种精致的盐,尝遍了所有的盐碱地。哦!倘若有人问他——生活有什么意义——他的嘴巴早已咸得发苦。


  日出之歌

  白色醒来了
  一个房间醒来了
  大气中裹满霜寒的春醒来了
  江面上轮船的汽笛声
  远方醒来了

  田埂上的马觅草醒来了
  乡下灶膛里,去年腊月里的灶灰醒来了
  我的一次访友,一次小树林之行醒来了
  青春宛如深埋的半截墓碑
  在途中,遭遇了荒草

  树桠上有鸟儿啄醒的童年
  死亡多年后,人尽可以在茫茫黑夜尽头
  享受一轮朝阳
  这是清晨柔软的云层
  这是门窗秘密的啁啾

  悲伤醒来了
  一封信掉落在地,无人拣拾
  光线透射如同友人多年以前的叮嘱
  黑色十字架,柔软的木质
  在其中(一本抽象的书中)醒来了

  在郊野,恋人们重逢
  拨开脸庞的荆棘
  沁凉,那一颗饱受凌辱的心,醒来了
  他们的手,他们彼此对对方不幸的温存
  目不转睛的凝眸,醒来了

  我童年时,
  曾在一条故乡的小河边迎候,滚滚河水
  层层波浪翻开的一页页书……
  我在其中读到了黑色和料峭,读到黑色无
  人的钢琴
  读到了“晨曦”这个字眼!

              2007年
  
  
  
  
夏日之歌

  从此我不再进入夏天的门
  不再在夏天的房子里看海,依偎
  做梦的书架,房子里
  有很多书,很多寂静
  仿佛加入辽阔海洋的大合唱
  直至贪婪的目光深入哗哗响的书页
  我用一只耳朵爱上了其中一名少年的和声

  大海的和声,深邃洁白
  当我赤脚绕经儿时古老的天井
  那些弄堂深邃美丽的洋流
  吸引成千上万的人生踊跃向前
  深夜,海水撞击发出星星的声音
  一名孩子惊讶地张着嘴
  尝到了宇宙之美黑暗孤单的滋味

  啊,大海!
  夜里没人看顾的石牌坊、抱鼓石
  圆圆的岁月磨损舐秃的门槛前,一男一女
  走来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我腿脚佝偻的祖母
  夏天在她脸上保存一个神圣庄严的容颜
  一个家庭的族谱,一个村庄的梦魇
  在那里每道潮汐,每朵浪花都朝她雀跃
  ……

  当汹涌的浪头,向幼年的我讲述陈年鬼故事
  当学堂校园的钟声敲响,课本画着一群鱼
  远方,远方,我听见了一名迷失荒野的游子的生平!
  海水仿佛是从肩头卸落的墓碑,但更加沉重的
  是年轻送葬者脸上淌落的雨滴,一阵大雨
  他要在碑石上仔细辨认妈妈的姓名
  心,是一阵闪电啃噬净尽的惊悸——

  上古的夏天啊
  我们是你的孩子,你摇篮里穿墙而过的夜
  我们在你的槐荫下牙牙学语,看着树上垂落的毛虫
  当河水涨过门前码头,一个黎明,一个清晨
  守护白昼的神秘到来
  射日的后羿在你身体上隐藏一个张弓后仰的姿式
  精卫填海时也用翅膀拂过他的脸
  我独自在一本书中醒来
  我的诗是一阵骤雨
  夏天,它出现在历史书上是一把锈蚀斑驳的匕首
  翻动着厚厚的词典,暴风雨
  舔尽血迹,停栖在后院青石
  悔恨袭上心头
  海的印象、美丽、凉爽
  
              2006年


  
(注:摘自《通向世界的门扉——首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诗人作品集》,该书已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

相关新闻↓
    [ 返回首页 ] [ 打印 ] [ 进入青新论坛 ] [ 关闭窗口 ]
   
 
友情链接  
中国诗歌网
中国诗歌库
青海民族文化网
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ICP证青B2—200400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