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英文版入口
 
活动报道 | 图片报道 | 通知公告 | 诗歌节简介 | 诗人档案 | 诗歌精选 | “金藏羚羊奖”获得者 | 聚焦青海湖国际诗歌广场 | 诗咏青海 | 诗歌集 | 历届诗歌节 | 大美青海
现在的位置: 青海湖国际诗歌节诗人档案
潘洗尘
来源: 青海新闻网
发布时间: 2012-12-07 16:37:46
编辑: 王海莲

       潘洗尘,1964年出生,现为天问文化传播机构(北京、哈尔滨、香港)董事长。80年代初期开始诗歌创作。先后出版诗集六部,其中诗作《饮九月初九的酒》入选全日制全国普通高级中学《语文读本·必修一》(2000年人教版),《六月  我们看海去》入选普通高中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语文·必修一》(2004年苏教版)和《语文读本·必修一》(2006年苏教版)。

 

       如果大自然是海,人只不过是其中的一滴水   

 

 

  长期以来,我们一直误读着人类与自然界的关系。

  1960年,当中国登山队首次登上了海拔8848.13米的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之后,我们就迫不及待地向全世界宣布:“中国人征服了珠穆朗玛峰。”

  “征服”在当时看起来是一个多么令人鼓舞和激动的词汇。此后,整个中国就都在这一词汇的鼓噪下,陷入了“人定胜天”的愚昧认知中不能自拔。

  其实,当年区区几个登山运动员登上了珠穆朗玛峰,就像汪洋大海中的一滴水被波涛卷到了高处,何谈征服?更何况当时我们虽然登上了珠穆朗玛峰,但整个人类对珠穆朗玛峰的认识也仅仅限于某个角落而已,就此说:“中国人征服了珠穆朗玛峰。”这只能说明当时我们曾是何等的不自量力和愚昧无知?

  早在19世纪,西方一位叫恩格斯的哲学家就指出:“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起初确实取得了我们预期的结果,但是往后和再往后却发生完全不同的、出乎预料的影响,常常把最初的结果又消除了。”

  这实际上在告诉我们,人类在自然界面前,所谓的“有为”和“无为”并无二致,有时甚至“有为”的结果比“无为”还要可怕得多。就像今天,人类社会在享用所谓“现代化”的表面繁荣进步的同时,也正承受着自然界可能带给人类的毁灭性报复——全球性的气候变暖、洪水、干旱肆虐、沙尘暴频频发威……这一切都昭示着人类如果把大自然作为征服对象,大自然最终将会给人类以加倍的惩罚。

  也就是说,人一旦丧失了对自然的敬畏之心,甚至横生出某种自不量力的征服之欲,也就离遭受大自然的报应不远了。人,本来就是大自然的一个部分,只不过如果大自然是海,人类也就只是其中的一滴水而已。我理解的西方基督教中人们信奉的上帝,从本质上就不是一个具体的人,而是大自然的某种象征物,或者说全能的上帝耶酥就是大自然的代言人。

  作为一个诗人,理应对人与自然的关系有更清醒的认知,所以,《天问诗歌公约》才在第八条中用“诗人是自然之子。一个诗人必须认识24种以上的植物。我们反对转基因”来再次重申和强调强化了诗人与自然的关系。而对于诗人与自然的关系,我以为到目前为止也只有《天问诗歌公约》的发起人之一诗人莫非的概括最为透彻:“假如诗人有一个共同的祖先,那么我宁愿相信来自一粒蒲公英的种子。随雨而生,有楔子一样扎根的力量;因风而起,有羽毛一样飞天的勇气。与四季循环共处,同万物和谐相伴。”

 

 六月  我们看海去  

看海去看海去没有驼铃我们也要去远方

小雨噼噼啪啪打在我们的身上和脸上
像小时候外婆絮絮叨叨的叮咛我们早已遗忘
大海啊大海离我们遥远遥远该有多么遥远
可我们今天已不属于童稚属于单纯属于幻想

我们一群群五颜六色风风火火我们年轻
精力旺盛总喜欢一天到晚欢欢乐乐匆匆、忙忙
像一台机器迂回于教室书馆食堂我们和知识苦恋
有时对着脏衣服我们也嘻嘻哈哈发泄淡淡的忧伤

常常我们登上阳台眺望远方也把六月眺望
风撩起我们的长发像一曲《蓝色的多瑙河》飘飘荡荡
我们我们我们相信自己的脚步就像相信天空啊
尽管生在北方的田野影集里也要有大海 的喧响

六月   看海去看海去我们看海去
我们要枕着沙滩也让沙滩多情地抚摸我们赤裸的情感
让那海天无边的苍茫回映我们心灵的空旷
捡拾一颗颗不知是丢失还是扔掉的贝壳我们高高兴兴
再把它们一颗颗串起也串起我们闪光的向往

我们我们我们是一群东奔西闯狂妄自信的哥伦布呵
总以为生下来就经受过考验经受过风霜
长大了不信神不信鬼甚至不相信我们有太多的幼稚
我们我们我们就是不愿意停留在生活的坐标轴上

六月是我们的季节很久我们就期待我们 期待了很久
看海去看海去没有驼铃我们也要去远方
 
            1983年

 

饮九月初九的酒 

千里之外 九月初九的炊烟
是一缕绵绵的乡愁
挥也挥不去 载也载不动
我看见儿时的土炕 和半个世纪的谣曲
还挂在母亲干瘪的嘴角
摇也摇不动的摇篮 摇我睡去
摇我醒来
我一千次一万次地凝视
母亲 你的眉头深锁是生我时的喜
   你的眉头深锁是生我时的忧

千里之外 九月初九的炊烟
是一群不归的侯鸟
栖在满地枯叶的枝头
我看见遍野的金黄 和半个世纪的老茧
都凝在父亲的手上
三十年了 总是在长子的生日
饮一杯朴素的期待
九月初九的酒 入九月初九老父的愁肠
愁 愁老父破碎的月光满杯
愁 愁老母零乱的白发满头

饮九月初九的酒
饮一缕绵绵的乡愁
饮一轮明明灭灭的新月
圆也中秋
缺也中秋

          1994年

 

(注:摘自《通向世界的门扉——首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诗人作品集》,该书已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

 
相关新闻↓
    [ 返回首页 ] [ 打印 ] [ 进入青新论坛 ] [ 关闭窗口 ]
   
 
友情链接  
中国诗歌网
中国诗歌库
青海民族文化网
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ICP证青B2—200400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