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英文版入口
 
活动报道 | 图片报道 | 通知公告 | 诗歌节简介 | 诗人档案 | 诗歌精选 | “金藏羚羊奖”获得者 | 聚焦青海湖国际诗歌广场 | 诗咏青海 | 诗歌集 | 历届诗歌节 | 大美青海
现在的位置: 青海湖国际诗歌节诗人档案
唐亚平
来源: 青海新闻网
发布时间: 2012-12-07 16:37:46
编辑: 王海莲

  唐亚平,女,出生于1962年10月。籍贯四川。1983年毕业于四川大学哲学系,获哲学学士学位。现为贵州电视台高级编辑、贵州省作协副主席、贵州电视艺术协会副主席、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从事诗歌散文创作,有诗歌作品《黑色沙漠》(代表作)、《田园曲》、《顶礼高原》、《二月的湖》、《女巫》、《形而上的风景》、《聊天的镜子》等千余首。

  作品被译介到英、美、德、法等国。

  1985年参加全国第五届青春诗会。

  组诗《田园曲》曾参加首届中美“北京—纽约”诗歌交流会。

  1994年,获“庄重文文学奖”。

 

  我因为爱你而成为女人

  我明白世界并没有和我一起诞生,它在我之前或之后。仿佛这世界对每个人都那么阴差阳错,于是在十余年前的某一个晚上我写道:

  为什么不和我一起诞生
  我如此美妙地对你微笑
  使你沐浴酸楚和隐痛
  我是秋天的女人
  生来和季节一样成熟
  ……
  我愿意和你一起听月亮穿云的声音
  我愿意和你一起听太阳出土的声音
  ……
  我要始终微笑
  以微笑的魅力屠杀黑夜
  世界啊,我因为爱你而成为女人

  是诗明确了我和世界的关系,使我意识到爱是我对世界所持的一贯态度,是我对世界所抱始终不变的胸怀。

  我时常仰望在天空飞翔的鸟类,仰望鸟的自由和自信,仰望翅膀上的神灵。我曾想象过飞鸟会从空中摔下来吗?好像没有,鸟儿信赖它的翅膀犹如信赖它的飞翔。作为诗人,我多么希望能像鸟儿信赖翅膀那样信赖它的语言。

  智者说语言是存在的家园,人被命定生活在语言之中。当我来到这个世界,我的第一声啼哭包容了一切语言,同时又被语言掩埋,我的生命漂泊在语言的海洋里,像是终身无靠,凭什么说我的身体是语言的发祥地,凭什么让我成为诗人,凭什么说语言和诗的关系是海洋与船的关系,多么古老多么破旧的比喻。我说语言真是莫名其妙。我时常搞不清什么是我的语言,什么是语言的我——无可奈何,我不得不信赖语言的不可信赖而存在,不得不忍受语言的压迫和盘剥,不得不在语言的迷宫里钻营——我们彼此斗争彼此和好,以诚相待又互相背叛,情投意合又各奔东西……然而无论如何纠缠不清总还是相依为命。我们现在面对语言如同我们的祖先面对最初的自然。语言已成为人类文明的自然。这使我意识到诗人和语言的关系犹如人与自然的关系——诗是语言的自然。诗人成全了诗,诗成全了诗人。

  诗对于我个人来说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命运,一种信仰。一切从身体出发,用个人的叙述与历史和自然对话,我以对话的方式进入历史和自然。把身体作为语言的根据,用诗召唤世界,当世界来到我的面前,我们彼此都会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女人用诗营造世界就像营造自己的家居环境一样,使诗与存在与日常生活统一于一身,通过对语言的把握达到对世界的把握。女诗人在组织语言的过程中安排了语言的归宿,从而唤起诗的归宿感,存在的归宿感——一种怀腹入睡式的混沌暧昧的归宿感。

  我认识的文字有限,属于我所有的文字则更少,它们是一些被磨损了的常用字,它们蓬头垢面,麻木不仁,身带创伤和残疾,需要关心和照料,我和这些文字有着相同的处境,我们同病相怜,我愿意善待每一个汉字,愿意和它们一脉相承,息息相通。

  当我发现自身与事物之间的真纯关系时,一事物能把我引向另一事物,引向成千上万种别的事物,我的身体能触类旁通,我的诗能把语言组织起来,我的语言能把事物组织起来造成世界——我等候某个时辰,神让我成为诗人。

 

  惆怅的风景

  一个人为另一个人
  走进惆怅的风景
  幽深的河湾两岸浓荫
  午后的阳光忽暗忽明

  河风掀开黄昏的门帘
  这里风景依然
  我带你来
  用你的眼睛观看

  秋天水一样平静
  我能为你做什么
  我用你的耳朵听风声

  水吸引我
  你的沉默吸引我
  我走进河流
  被水抚摸
  被岁月澄明
  获得水的恬淡

  我用你的寂寞和水独处
  此时你正向我倾诉

  一个人为另一个人
  走进惆怅的风景
  幽深的河湾倒影淤积
  午后的阳光忽暗忽明

  我坐在岸上
  裸体的山脉逆光而行
  夕阳孕育着金子的缄默
  或许夜晚能梦见你
  让白天满怀离愁别绪
  太阳照常出没
  有谁像太阳那样凝视万物
  满怀光明和温情
  有谁像我这样凝视你
  凝视水面上仰泳的落叶
  凝视心中那惆怅的风景
  或许我用你的眼睛凝视过露珠
  或许你用我的眼睛凝视过流水
  除了你
  有谁经得起我的凝视

  我凝视的一切将化为空洞
  水的空洞
  光的空洞
  石头的空洞

  一个人为另一个人
  走进惆怅的风景
  幽深的河湾苍茫凄迷
  午后的阳光忽暗忽明
  蓝色的小蜻蜓
  在水面上啜饮神秘的涟漪
  古树的年轮融为我心中的涟漪
  匿名的光纠缠着一片水草
  晚风吹开忧郁的目光
  岸柳的眉梢闪亮
  夕阳在瞬间化身为水化为永恒
  我和你心领神会
  永恒的默契化入夕阳
  水和云彼此诞生彼此埋葬
  那天上的河流
  那无限空虚的凝视
  那水里的天空
  那无限充实的心

  一个人为另一个人看这辉煌的风景
  一棵树为另一棵树享受这惆怅
  好舒服的水
  好舒服的光
  好舒服的惆怅
  空洞的风景不寒而栗
  我带你回去
  一身水光天色

(注:摘自《通向世界的门扉——首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诗人作品集》,该书已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

相关新闻↓
    [ 返回首页 ] [ 打印 ] [ 进入青新论坛 ] [ 关闭窗口 ]
   
 
友情链接  
中国诗歌网
中国诗歌库
青海民族文化网
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ICP证青B2—20040023号